当前位置: 主页 > 合作案例 >

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 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来源:庞秋月律师团队 作者:庞秋月律师团队 时间:2019-11-22 08:49
0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73民初3885号

  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傍江东村富怡路**之**404。

  法定代表人:杨朝义。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理沅、庞秋月,均为庞秋月律师团队律师。

  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新水坑村环村东路******

  法定代表人:屈嘉雄,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屈嘉雄,男,汉族,1989年2月9日出生,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益。

  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通公司)诉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之业公司)、屈嘉雄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易通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理沅、庞秋月,两被告雄之业公司、屈嘉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易通公司向本院诉请判令:1.雄之业公司停止制造、许诺销售和销售侵犯ZL20172051××××.0号实用新型专利权侵权产品,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2.雄之业公司、屈嘉雄连带赔偿易通公司经济损失120万元(包括律师代理费、差旅费、证据保全费等维权合理开支);3.雄之业公司、屈嘉雄共同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易通公司是专利号为ZL20172051××××.0、名称为“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实用新型专利的独占许可权利人。雄之业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制造、许诺销售和销售侵害该专利权的产品,获得非法收益,给易通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屈嘉雄是雄之业公司的独资股东,依法应对雄之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特提起本案诉讼。

  雄之业公司、屈嘉雄共同答辩称:一、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不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不构成对该专利权的侵犯。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其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而被诉侵权产品的夹取部是向前推时大约向上30度夹取玩具然后向后原路退回,并无翻转的过程。二、雄之业公司无生产行为,销售的产品均是应客户需求从他处进货,无库存。三、易通公司主张赔偿经济损失120万元没有依据。1.就被诉侵权产品而言,易通公司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雄之业公司具有设计制造的行为。2.易通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损失金额,提交的雄之业公司开办的网店显示仅销售了5台,销售量极小,市场占比小,经营规模小。3.对易通公司提交的《专利许可合同》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且该合同未备案。4.易通公司只提交了公证费和律师费的发票,并无委托代理合同,无法证明此发票就是本案的律师费用。5.易通公司提交的雄之业公司宣传册未经公证,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且并未看到雄之业公司有生产线和生产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

  本院根据涉案证据查明以下事实:

  一、涉案专利权及易通公司请求保护的权利范围

  中山市乐港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是专利号为ZL20172051××××.0、名称为“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实用新型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7年5月10日,授权公告日为2018年1月9日,2018年度年费已缴纳,目前处于有效状态。易通公司是涉案专利独占实施许可权利人,许可使用期限自2017年6月10日至2022年6月10日止,合同约定的许可使用费为每年100万元,该许可合同未经备案。

  易通公司本案请求保护的范围是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技术方案,即:

  1.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包括:基架;滑动座,所述滑动座沿内外方向滑动设置于基架上;驱动装置,所述驱动装置用于驱动滑动座于基架上滑动;夹取部,所述夹取部转动设置于滑动座上,所述滑动座上设置有调节机构,所述滑动座向外滑动至最远端的过程中,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基架上沿内外方向设置有滑轨,所述滑动座滑动设置于滑轨上。

  4.根据权利要求1或3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夹取部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所述调节机构作用于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

  5.根据权利要求4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调节机构包括:力臂,所述力臂中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并位于夹取部的下方,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中间连接杆,所述中间连接杆的上端与夹取部内侧的一端铰接,其下端与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所述基架的内侧底面设置有能够使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的提升机构,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

  6.根据权利要求5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提升机构为铰接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由内至外向上延伸的导轨,所述滑动座沿滑轨向外滑动的过程中能够带动力臂内侧的一端沿导轨滑动并上升。

  7.根据权利要求6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滑动座滑动至最远端后,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脱离导轨并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从基架的内侧底面返回至导轨内侧的一端。

  8.根据权利要求7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力臂的铰接处设置一复位摆簧,所述复位摆簧弹压于力臂与滑动座之间。

  9.根据权利要求5至8任一项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中间连接杆的下端开设一条形孔,所述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于条形孔中。

  涉案专利说明书【0030】段有如下记载:所述夹取部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所述调节机构作用于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具体的,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下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上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下收合。

  【0031】段有如下记载:所述基架的内侧底面设置有能够使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的提升机构,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下移动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下收合。

  二、易通公司指控的侵权事实

  广州市南沙公证处(2018)粤广南沙第29603号公证书显示在该公证处公证员和某人员的陪同和监督下,易通公司委托代理人于2018年9月7日到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迎星东路143号“星力动漫游戏产业园”内一间名称为“伽信动漫”的店铺,与该店员工签订了《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游艺机销售合同》(合同每一页的左上角均印有“伽信JIAXIN”标识)一份,通过“银联POS”付款的方式以18000元购买取得“疯狂鳄鱼”游艺机一台。公证人员之后对该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再将该游艺机交易通公司保管。

  广州市南沙公证处(2018)粤广南沙第30670号公证书显示2018年9月21日,“阿里巴巴”平台名称为“雄之业源头厂家”的网店展示了包括外观近似前述“疯狂鳄鱼”游艺机在内的多款游艺机产品。该店家自称是生产厂家,上传了雄之业公司的营业执照,以图文方式介绍了该公司生产车间、生产规模、产品图案、测试图案、物流发货信息、场地等规格信息。其中一张照片可见某建筑物楼顶悬挂有“伽信大厦”的广告牌,另两家店铺使用“伽信动漫”为门头招牌。

  印有雄之业公司名称的宣传册载明工厂地址是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新水坑村环村东路23号A座(伽信大厦),门市1:广州市番禺区星力动漫园J120,门市2: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市新路新水坑段4号之2-103。其上所印的厂家生产车间、生产规模、产品图案、测试图案、物流发货信息等与前述第30670号公证书中“雄之业源头厂家”展示的相关信息和使用的图片相同。

  另,雄之业公司于2016年9月8日申请注册“伽信动漫”,该第21245879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于第28类商品类别(摇摆木马,游戏器具,游戏机等)。

  2018年,雄之业公司以厂商身份分别参展2018第十八届东北(沈阳)游乐设备博览会,2018广州电子游戏国际产业展。现场照片可见雄之业公司在展会展销的多款游艺机中,有个别外观近似前述“疯狂鳄鱼”游艺机。

  庭审中易通公司出示经公证封存的“疯狂鳄鱼”游艺机(以下简称涉案游艺机)一台。验拆后,可见其合格证上有“伽信动漫出厂检验”字样,显示生产日期是2018年9月7日,产品名称是“疯狂鳄鱼”,检验负责人黄,生产负责人吴。

  雄之业公司承认销售了第29603号公证书所示的“疯狂鳄鱼”游艺机,确认开办了第30670号公证书所示网店,但不确认易通公司当庭提交涉案游艺机即第29603号公证封存物,否认在涉案网店、展会上展示的“疯狂鳄鱼”游艺机与易通公司购买的,及易通公司提交法庭的涉案游艺机是相同产品,其中的“夹取机构”使用了相同的技术方案,更否认系证据所示所有游艺机产品(实物及展销的物品)的生产者。

  当庭拆开涉案游艺机后,可见其内部分四个方向对应安装有四个外观相同的夹取机构。当事人双方确认该四个夹取机构(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技术方案相同,同意随机拆取其中一个进行侵权比对。

  经比对,易通公司认为:针对权利要求1,被诉侵权的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包括:基架;滑动座,滑动座沿内外方向滑动设置于基架上;驱动装置,驱动装置用于驱动滑动座于基架上滑动;夹取部,夹取部转动设置于滑动座上,滑动座上设置有调节机构,滑动座向外滑动至最远端的过程中,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2.针对权利要求2,被诉侵权产品的基架上沿内外方向设置有滑轨,滑动座滑动设置于滑轨上。3.针对权利要求4,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调节机构作用于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4.针对权利要求5,被诉侵权产品的调节机构包括:力臂,力臂中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并位于夹取部的下方,力臂内侧的一端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中间连接杆,所述中间连接杆的上端与夹取部内侧的一端铰接,其下端与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基架的内侧底面设置有能够使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的提升机构,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5.针对权利要求6,被诉侵权产品的提升机构为铰接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由内至外向上延伸的导轨,滑动座沿滑轨向外滑动的过程中能够带动力臂内侧的一端沿导轨滑动并上升。6.针对权利要求7,被诉侵权产品的滑动座滑动至最远端后,力臂内侧的一端脱离导轨并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从基架的内侧底面返回至导轨内侧的一端。7.针对权利要求8,被诉侵权产品力臂的铰接处设置一复位摆簧,该复位摆簧弹压于力臂与滑动座之间。8.针对权利要求9,被诉侵权产品中间连接杆的下端开设一条形孔,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于条形孔中。综上,易通公司认为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具备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相同的全部技术特征,落入其请求保护的权利范围,构成相同侵权。

  雄之业公司、屈嘉雄指出: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的运作过程是向上倾斜伸出一定角度夹取玩具后再原路退回到原始状态,也就是上翘再到恢复原状的水平过程,并无“翻转”,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4记载的“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除此之外,两被告同意被诉侵权方案其他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其他必要技术特征相同。

  易通公司称根据说明书【0030】、【0031】段的记载,可知专利所述的“翻转”实指夹取部“向上翘起”至“向下收合”的过程,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的运作原理符合该技术特征的描述,为相同技术特征。

  三、其他

  易通公司请求本院酌定本案赔偿数额,酌定因素包括:雄之业公司作为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商,销售规模较大,既有实体店铺又有网店;易通公司多次在大型的展会上投诉雄之业公司,雄之业公司依然继续销售侵权产品,侵权恶意大;涉案产品单价较高,每台1.8万元;雄之业公司的库存量较大。合理维权费用方面,易通公司称已支付公证费4840元、购买产品费1.8万元,律师事务服务费1.3万元,均提供了相应发票为证。

  另查明,雄之业公司为自然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2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游艺用品及室内游艺器材制造,露天游乐场所游乐设备制造等。屈嘉雄系雄之业公司的独资股东。

  本院认为,涉案专利权处于有效期内,应受法律保护。根据双方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有无落入易通公司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2.如落入,雄之业公司的行为性质及两被告的责任承担。

  关于争议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依据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审查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术特征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比,缺少权利要求记载的一个以上的技术特征,或者有一个以上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本案中,各方在技术比对环节实仅有一个争议点: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向上倾斜伸出一定角度(约30度)夹取玩具后再原路退回收合原始状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4记载的“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技术特征是否相同或等同。

  本院认为,根据权利要求1、4的记载及说明书【0030】、【0031】段“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下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上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下收合”等文字描述,结合涉案专利的背景技术,可知权利要求1中“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及权利要求4中“所述调节机构作用于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中描述的“翻转”,并非指夹取部能够沿该构件中心轴反转,其限定的技术特征实指在调节机构(力臂)带动下,夹取部外侧的一端能够沿“向上翘起”至“向下收合”的轨迹进行往返运动。被诉侵权产品的夹取部能够在力臂的带动下向斜前方伸展、收合复位,符合专利方案关于该技术特征的描述,为相同技术特征。雄之业公司、屈嘉雄认为两者不相同的意见不能成立。另,当事人对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具备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其他必要技术特征相同技术特征的事实无争议,根据现场比对情况,本院对上述事实予以确认。综上,本院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落入易通公司本案请求保护的权利范围。

  关于争议焦点二。(一)雄之业公司的行为性质。雄之业公司承认2018年9月7日向易通公司出售了一台“疯狂鳄鱼”游艺机,但否认该产品与涉案游艺机的一致性,否认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了侵权产品。本院认为,其一,易通公司当庭出示的涉案游艺机包装封存完好。验拆后,其合格证上记载“伽信动漫出厂检验”,显示生产日期是2018年9月7日,产品名称是“疯狂鳄鱼”。时间、品名和品牌皆可与第29603号公证书记载的雄之业公司向易通公司售卖“疯狂鳄鱼”游艺机的时间、店铺字号、产品名称等信息一一对应,足可认定涉案游艺机就是易通公司2018年9月7日购自雄之业公司的“疯狂鳄鱼”游艺机原物。其二,雄之业公司注册享有“伽信动漫”商标权并将之作字号使用。商标的功能在于用于区分商品和服务的来源。涉案游艺机合格证上有“伽信动漫出厂检验”字样,从生产经营常识出发,可认定该产品的厂家字号为“伽信动漫”。其三,雄之业公司以生产厂家身份在“阿里巴巴”平台开设“雄之业源头厂家”等网店展销多款游艺机产品,以图文方式介绍该公司生产车间及以“伽信动漫”为字号的店铺等,展示生产实力。上述宣传图片与印有被告公司名称的宣传册中使用的图片一致,可初步认定雄之业公司为产品的生产商且规模较大。其四,雄之业公司以厂商身份多次参加游乐设备的展会,现场展销多款游艺机产品。其五,雄之业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游艺机类产品的生产。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雄之业公司销售安装了被诉侵权产品的涉案游艺机并系该产品的生产者。雄之业公司否认生产、销售了该产品与证据反映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

  另一方面,被诉侵权产品是安装于游乐设备内部的夹取机构,并非游乐设备本身。而该夹取机构使用的技术方案,需拆卸游乐设备(游艺机)外壳观察得知。故即使雄之业公司通过网店、展会等平台许诺销售游艺机产品,但仅凭游艺机产品外观近似,并不足以判定其内部安装的夹取机构是否使用了专利技术。由此,易通公司诉称雄之业公司许诺销售了侵权产品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二)两被告的责任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本案中,雄之业公司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以经营为目的擅自实施涉案专利制造产品并予销售,侵犯了易通公司涉案专利权。易通公司诉请雄之业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合法有据,应予支持。根据现有证据,结合易通公司购买产品的过程及产品的特性,难以认定雄之业公司库存了侵权产品。易通公司诉请雄之业公司销毁库存侵权产品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因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易通公司因被侵权受到实际损失或者被告侵权获利的具体数额,易通公司提交的专利许可合同未经备案,本院综合涉案专利权的类型(实用新型),雄之业公司侵权行为情节、经营规模,游乐设备整体的售价及涉案的“夹取机构”技术方案对产品售价的贡献率,以及易通公司维权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雄之业公司应赔偿易通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20万元,对易通公司诉请赔偿金额超出部分予以驳回。

  关于屈嘉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雄之业公司的企业注册资料显示其为屈嘉雄个人投资设立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屈嘉雄未提供证据证明雄之业公司财产独立于其自己的财产,易通公司依照上述法律请求屈嘉雄对雄之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合法有据,应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和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制造、销售侵犯专利号为ZL201720518231.0、名称为“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实用新型专利;

  二、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200000元,被告屈嘉雄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600元,由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3000元,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屈嘉雄共同负担2600元(上述费用已由原告预缴,本院不作退回,其中应由两被告共同负担部分由两被告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迳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六条的规定,本案需要强制执行的,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郭小玲

  人民陪审员  钟 颖

  人民陪审员  唐玉文

  二〇一九年五月九日

  法官助理赖俊

  法官助理李慧婷

  书记员杨晶


  • 本文标题: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 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 本文链接:http://www.fabanggz.com/hzal/109.html
  •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预约面谈

    *法律需求:

    *您的名字:

    *您的手机:

    添加律师微信
    公众号

    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38号广州律师大厦701

    272590764@qq.com

    18127876715

    Copyright © 2018-2019 庞秋月律师团队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9114163号

    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 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来源:庞秋月律师团队 作者:庞秋月律师团队 时间:2019-11-22 08:49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73民初3885号

      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傍江东村富怡路**之**404。

      法定代表人:杨朝义。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理沅、庞秋月,均为庞秋月律师团队律师。

      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新水坑村环村东路******

      法定代表人:屈嘉雄,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屈嘉雄,男,汉族,1989年2月9日出生,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益。

      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通公司)诉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之业公司)、屈嘉雄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易通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理沅、庞秋月,两被告雄之业公司、屈嘉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易通公司向本院诉请判令:1.雄之业公司停止制造、许诺销售和销售侵犯ZL20172051××××.0号实用新型专利权侵权产品,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2.雄之业公司、屈嘉雄连带赔偿易通公司经济损失120万元(包括律师代理费、差旅费、证据保全费等维权合理开支);3.雄之业公司、屈嘉雄共同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易通公司是专利号为ZL20172051××××.0、名称为“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实用新型专利的独占许可权利人。雄之业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制造、许诺销售和销售侵害该专利权的产品,获得非法收益,给易通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屈嘉雄是雄之业公司的独资股东,依法应对雄之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特提起本案诉讼。

      雄之业公司、屈嘉雄共同答辩称:一、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不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不构成对该专利权的侵犯。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其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而被诉侵权产品的夹取部是向前推时大约向上30度夹取玩具然后向后原路退回,并无翻转的过程。二、雄之业公司无生产行为,销售的产品均是应客户需求从他处进货,无库存。三、易通公司主张赔偿经济损失120万元没有依据。1.就被诉侵权产品而言,易通公司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雄之业公司具有设计制造的行为。2.易通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损失金额,提交的雄之业公司开办的网店显示仅销售了5台,销售量极小,市场占比小,经营规模小。3.对易通公司提交的《专利许可合同》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且该合同未备案。4.易通公司只提交了公证费和律师费的发票,并无委托代理合同,无法证明此发票就是本案的律师费用。5.易通公司提交的雄之业公司宣传册未经公证,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且并未看到雄之业公司有生产线和生产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

      本院根据涉案证据查明以下事实:

      一、涉案专利权及易通公司请求保护的权利范围

      中山市乐港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是专利号为ZL20172051××××.0、名称为“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实用新型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7年5月10日,授权公告日为2018年1月9日,2018年度年费已缴纳,目前处于有效状态。易通公司是涉案专利独占实施许可权利人,许可使用期限自2017年6月10日至2022年6月10日止,合同约定的许可使用费为每年100万元,该许可合同未经备案。

      易通公司本案请求保护的范围是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技术方案,即:

      1.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包括:基架;滑动座,所述滑动座沿内外方向滑动设置于基架上;驱动装置,所述驱动装置用于驱动滑动座于基架上滑动;夹取部,所述夹取部转动设置于滑动座上,所述滑动座上设置有调节机构,所述滑动座向外滑动至最远端的过程中,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基架上沿内外方向设置有滑轨,所述滑动座滑动设置于滑轨上。

      4.根据权利要求1或3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夹取部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所述调节机构作用于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

      5.根据权利要求4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调节机构包括:力臂,所述力臂中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并位于夹取部的下方,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中间连接杆,所述中间连接杆的上端与夹取部内侧的一端铰接,其下端与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所述基架的内侧底面设置有能够使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的提升机构,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

      6.根据权利要求5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提升机构为铰接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由内至外向上延伸的导轨,所述滑动座沿滑轨向外滑动的过程中能够带动力臂内侧的一端沿导轨滑动并上升。

      7.根据权利要求6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滑动座滑动至最远端后,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脱离导轨并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从基架的内侧底面返回至导轨内侧的一端。

      8.根据权利要求7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力臂的铰接处设置一复位摆簧,所述复位摆簧弹压于力臂与滑动座之间。

      9.根据权利要求5至8任一项所述的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其特征在于,所述中间连接杆的下端开设一条形孔,所述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于条形孔中。

      涉案专利说明书【0030】段有如下记载:所述夹取部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所述调节机构作用于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具体的,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下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上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下收合。

      【0031】段有如下记载:所述基架的内侧底面设置有能够使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的提升机构,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所述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下移动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下收合。

      二、易通公司指控的侵权事实

      广州市南沙公证处(2018)粤广南沙第29603号公证书显示在该公证处公证员和某人员的陪同和监督下,易通公司委托代理人于2018年9月7日到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迎星东路143号“星力动漫游戏产业园”内一间名称为“伽信动漫”的店铺,与该店员工签订了《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游艺机销售合同》(合同每一页的左上角均印有“伽信JIAXIN”标识)一份,通过“银联POS”付款的方式以18000元购买取得“疯狂鳄鱼”游艺机一台。公证人员之后对该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再将该游艺机交易通公司保管。

      广州市南沙公证处(2018)粤广南沙第30670号公证书显示2018年9月21日,“阿里巴巴”平台名称为“雄之业源头厂家”的网店展示了包括外观近似前述“疯狂鳄鱼”游艺机在内的多款游艺机产品。该店家自称是生产厂家,上传了雄之业公司的营业执照,以图文方式介绍了该公司生产车间、生产规模、产品图案、测试图案、物流发货信息、场地等规格信息。其中一张照片可见某建筑物楼顶悬挂有“伽信大厦”的广告牌,另两家店铺使用“伽信动漫”为门头招牌。

      印有雄之业公司名称的宣传册载明工厂地址是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新水坑村环村东路23号A座(伽信大厦),门市1:广州市番禺区星力动漫园J120,门市2: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市新路新水坑段4号之2-103。其上所印的厂家生产车间、生产规模、产品图案、测试图案、物流发货信息等与前述第30670号公证书中“雄之业源头厂家”展示的相关信息和使用的图片相同。

      另,雄之业公司于2016年9月8日申请注册“伽信动漫”,该第21245879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于第28类商品类别(摇摆木马,游戏器具,游戏机等)。

      2018年,雄之业公司以厂商身份分别参展2018第十八届东北(沈阳)游乐设备博览会,2018广州电子游戏国际产业展。现场照片可见雄之业公司在展会展销的多款游艺机中,有个别外观近似前述“疯狂鳄鱼”游艺机。

      庭审中易通公司出示经公证封存的“疯狂鳄鱼”游艺机(以下简称涉案游艺机)一台。验拆后,可见其合格证上有“伽信动漫出厂检验”字样,显示生产日期是2018年9月7日,产品名称是“疯狂鳄鱼”,检验负责人黄,生产负责人吴。

      雄之业公司承认销售了第29603号公证书所示的“疯狂鳄鱼”游艺机,确认开办了第30670号公证书所示网店,但不确认易通公司当庭提交涉案游艺机即第29603号公证封存物,否认在涉案网店、展会上展示的“疯狂鳄鱼”游艺机与易通公司购买的,及易通公司提交法庭的涉案游艺机是相同产品,其中的“夹取机构”使用了相同的技术方案,更否认系证据所示所有游艺机产品(实物及展销的物品)的生产者。

      当庭拆开涉案游艺机后,可见其内部分四个方向对应安装有四个外观相同的夹取机构。当事人双方确认该四个夹取机构(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技术方案相同,同意随机拆取其中一个进行侵权比对。

      经比对,易通公司认为:针对权利要求1,被诉侵权的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包括:基架;滑动座,滑动座沿内外方向滑动设置于基架上;驱动装置,驱动装置用于驱动滑动座于基架上滑动;夹取部,夹取部转动设置于滑动座上,滑动座上设置有调节机构,滑动座向外滑动至最远端的过程中,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2.针对权利要求2,被诉侵权产品的基架上沿内外方向设置有滑轨,滑动座滑动设置于滑轨上。3.针对权利要求4,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调节机构作用于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4.针对权利要求5,被诉侵权产品的调节机构包括:力臂,力臂中的中部铰接于滑动座上并位于夹取部的下方,力臂内侧的一端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中间连接杆,所述中间连接杆的上端与夹取部内侧的一端铰接,其下端与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基架的内侧底面设置有能够使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的提升机构,力臂内侧的一端向上提起时能够带动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5.针对权利要求6,被诉侵权产品的提升机构为铰接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由内至外向上延伸的导轨,滑动座沿滑轨向外滑动的过程中能够带动力臂内侧的一端沿导轨滑动并上升。6.针对权利要求7,被诉侵权产品的滑动座滑动至最远端后,力臂内侧的一端脱离导轨并抵靠于基架的内侧底面上,并从基架的内侧底面返回至导轨内侧的一端。7.针对权利要求8,被诉侵权产品力臂的铰接处设置一复位摆簧,该复位摆簧弹压于力臂与滑动座之间。8.针对权利要求9,被诉侵权产品中间连接杆的下端开设一条形孔,力臂外侧的一端铰接于条形孔中。综上,易通公司认为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具备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相同的全部技术特征,落入其请求保护的权利范围,构成相同侵权。

      雄之业公司、屈嘉雄指出: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的运作过程是向上倾斜伸出一定角度夹取玩具后再原路退回到原始状态,也就是上翘再到恢复原状的水平过程,并无“翻转”,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4记载的“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除此之外,两被告同意被诉侵权方案其他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其他必要技术特征相同。

      易通公司称根据说明书【0030】、【0031】段的记载,可知专利所述的“翻转”实指夹取部“向上翘起”至“向下收合”的过程,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的运作原理符合该技术特征的描述,为相同技术特征。

      三、其他

      易通公司请求本院酌定本案赔偿数额,酌定因素包括:雄之业公司作为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商,销售规模较大,既有实体店铺又有网店;易通公司多次在大型的展会上投诉雄之业公司,雄之业公司依然继续销售侵权产品,侵权恶意大;涉案产品单价较高,每台1.8万元;雄之业公司的库存量较大。合理维权费用方面,易通公司称已支付公证费4840元、购买产品费1.8万元,律师事务服务费1.3万元,均提供了相应发票为证。

      另查明,雄之业公司为自然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2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游艺用品及室内游艺器材制造,露天游乐场所游乐设备制造等。屈嘉雄系雄之业公司的独资股东。

      本院认为,涉案专利权处于有效期内,应受法律保护。根据双方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有无落入易通公司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2.如落入,雄之业公司的行为性质及两被告的责任承担。

      关于争议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依据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审查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术特征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比,缺少权利要求记载的一个以上的技术特征,或者有一个以上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本案中,各方在技术比对环节实仅有一个争议点:被诉侵权产品夹取部向上倾斜伸出一定角度(约30度)夹取玩具后再原路退回收合原始状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4记载的“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技术特征是否相同或等同。

      本院认为,根据权利要求1、4的记载及说明书【0030】、【0031】段“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下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上翘起;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内侧的一端向上移动,从而使夹取部外侧的一端向下收合”等文字描述,结合涉案专利的背景技术,可知权利要求1中“所述调节机构能够使夹取部向上翻转然后向下翻转”,及权利要求4中“所述调节机构作用于所述夹取部内侧的一端,使夹取部能够向上翻转或向下翻转”中描述的“翻转”,并非指夹取部能够沿该构件中心轴反转,其限定的技术特征实指在调节机构(力臂)带动下,夹取部外侧的一端能够沿“向上翘起”至“向下收合”的轨迹进行往返运动。被诉侵权产品的夹取部能够在力臂的带动下向斜前方伸展、收合复位,符合专利方案关于该技术特征的描述,为相同技术特征。雄之业公司、屈嘉雄认为两者不相同的意见不能成立。另,当事人对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具备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4-9记载的其他必要技术特征相同技术特征的事实无争议,根据现场比对情况,本院对上述事实予以确认。综上,本院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落入易通公司本案请求保护的权利范围。

      关于争议焦点二。(一)雄之业公司的行为性质。雄之业公司承认2018年9月7日向易通公司出售了一台“疯狂鳄鱼”游艺机,但否认该产品与涉案游艺机的一致性,否认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了侵权产品。本院认为,其一,易通公司当庭出示的涉案游艺机包装封存完好。验拆后,其合格证上记载“伽信动漫出厂检验”,显示生产日期是2018年9月7日,产品名称是“疯狂鳄鱼”。时间、品名和品牌皆可与第29603号公证书记载的雄之业公司向易通公司售卖“疯狂鳄鱼”游艺机的时间、店铺字号、产品名称等信息一一对应,足可认定涉案游艺机就是易通公司2018年9月7日购自雄之业公司的“疯狂鳄鱼”游艺机原物。其二,雄之业公司注册享有“伽信动漫”商标权并将之作字号使用。商标的功能在于用于区分商品和服务的来源。涉案游艺机合格证上有“伽信动漫出厂检验”字样,从生产经营常识出发,可认定该产品的厂家字号为“伽信动漫”。其三,雄之业公司以生产厂家身份在“阿里巴巴”平台开设“雄之业源头厂家”等网店展销多款游艺机产品,以图文方式介绍该公司生产车间及以“伽信动漫”为字号的店铺等,展示生产实力。上述宣传图片与印有被告公司名称的宣传册中使用的图片一致,可初步认定雄之业公司为产品的生产商且规模较大。其四,雄之业公司以厂商身份多次参加游乐设备的展会,现场展销多款游艺机产品。其五,雄之业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游艺机类产品的生产。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雄之业公司销售安装了被诉侵权产品的涉案游艺机并系该产品的生产者。雄之业公司否认生产、销售了该产品与证据反映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

      另一方面,被诉侵权产品是安装于游乐设备内部的夹取机构,并非游乐设备本身。而该夹取机构使用的技术方案,需拆卸游乐设备(游艺机)外壳观察得知。故即使雄之业公司通过网店、展会等平台许诺销售游艺机产品,但仅凭游艺机产品外观近似,并不足以判定其内部安装的夹取机构是否使用了专利技术。由此,易通公司诉称雄之业公司许诺销售了侵权产品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二)两被告的责任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本案中,雄之业公司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以经营为目的擅自实施涉案专利制造产品并予销售,侵犯了易通公司涉案专利权。易通公司诉请雄之业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合法有据,应予支持。根据现有证据,结合易通公司购买产品的过程及产品的特性,难以认定雄之业公司库存了侵权产品。易通公司诉请雄之业公司销毁库存侵权产品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因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易通公司因被侵权受到实际损失或者被告侵权获利的具体数额,易通公司提交的专利许可合同未经备案,本院综合涉案专利权的类型(实用新型),雄之业公司侵权行为情节、经营规模,游乐设备整体的售价及涉案的“夹取机构”技术方案对产品售价的贡献率,以及易通公司维权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雄之业公司应赔偿易通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20万元,对易通公司诉请赔偿金额超出部分予以驳回。

      关于屈嘉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雄之业公司的企业注册资料显示其为屈嘉雄个人投资设立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屈嘉雄未提供证据证明雄之业公司财产独立于其自己的财产,易通公司依照上述法律请求屈嘉雄对雄之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合法有据,应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和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制造、销售侵犯专利号为ZL201720518231.0、名称为“一种游乐设备的夹取机构”实用新型专利;

      二、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200000元,被告屈嘉雄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600元,由原告广州市易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3000元,被告广州雄之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屈嘉雄共同负担2600元(上述费用已由原告预缴,本院不作退回,其中应由两被告共同负担部分由两被告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迳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六条的规定,本案需要强制执行的,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郭小玲

      人民陪审员  钟 颖

      人民陪审员  唐玉文

      二〇一九年五月九日

      法官助理赖俊

      法官助理李慧婷

      书记员杨晶


    预约面谈

    *法律需求:

    *您的名字:

    *您的手机:

    添加律师微信
    公众号

    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38号广州律师大厦701

    272590764@qq.com

    18127876715

    Copyright © 2018-2019 庞秋月律师团队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91141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