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合作案例 >

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来源:庞秋月律师团队 作者:庞秋月律师团队 时间:2019-11-21 20:26
0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婷,女,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保刚,男,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系上诉人之配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郑汉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庞秋月,庞秋月律师事务所。

  上诉人吴婷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花顺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0106民初187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婷上诉请求:一、撤销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0106民初18783号民事判决;二、判令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同花顺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吴婷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无主观过错。被控侵权产品在外观上难以辨别其是否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顾客购买被控侵权产品是基于韩国品牌“Holika”的认知,而不是“Pig-nose”;吴婷因工作原因,涉案店铺已于2016年10月关闭。被控侵权产品于2016年从香港购入,具有合法来源。同花顺公司提供的商标证书显示涉案商标的注册日期是在2014年6月28日,而在该日期之前被控侵权产品已经在市场上销售,且在2015年中旬开始改为pig-clear。二、一审判决吴婷赔付同花顺公司12000元没有依据。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网上查询涉案商标Pig-nose的状态是“宣告撤销状态”,在国家工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查询网站未查询到同花顺公司对涉案商标相关产品的备案。同花顺公司既没有实际使用过涉案注册商标,亦没有证据证明同花顺公司因侵权受到其他损失,吴婷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同花顺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同花顺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称:广州政贤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贤公司)系第12033778号“Pig-nose”商标的注册人。2015年9月1日,政贤公司与同花顺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政贤公司准许同花顺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使用“Pig-nose”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自2015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1日止,同花顺公司有权单独以自己名义对中国大陆范围内的侵权人提起民事诉讼并收取相关赔偿款与和解款。2016年7月,同花顺公司发现吴婷经营的淘宝网店“香港妈咪代购”大量销售侵犯“Pig-nose”商标权的猪鼻贴侵权产品,同花顺公司委托证据保全代理人进行了律师见证购买。同花顺公司认为吴婷未经同花顺公司授权许可,擅自销售侵犯“Pig-nose”商标权的侵权产品,侵犯了同花顺公司的商标使用权益,给同花顺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现诉请至法院请求判令吴婷:1.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同花顺公司商标权的侵权产品;2.立即销毁库存侵权产品;3.赔偿同花顺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包括律师代理费、证据保全费等维权合理开支)。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第12033778号“Pig-nose”注册商标的注册人为政贤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洗面奶、美容面膜、化妆品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4年6月28日至2024年6月27日。

  2015年9月1日,政贤公司(甲方)与同花顺公司(乙方)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甲方准许乙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使用12033932、12033778商标,乙方有权自己或授权他人生产、销售包含“Pig-nose”“猪鼻子”文字的化妆品;许可使用的期限自2015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1日止,合同期满,如需延长使用时间,由甲乙双方另行续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商标维权特别约定:如果中国大陆市场存在侵犯甲方商标权的产品,甲方确认乙方有权全权处理商标维权工作;关于可能出现的商标维权,甲方确认:乙方有权单独以自己的名义对中国大陆范围内侵犯甲方商标权的厂家及商家提起行政查处程序、民事诉讼程序及获得民事侵权赔偿款及和解款等。2017年9月1日,政贤公司与同花顺公司再次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在原《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基础上,将许可使用期限延长至2018年9月1日。

  2016年1月4日,同花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郑汉锐到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就网页证据保全、网上购物、收货和封存过程的真实性申请律师见证以下证据保全行为:2016年7月23日,在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振学、曾海燕的见证下,同花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锋清通过该律师事务所的电脑登陆网××m,进入淘宝网店“香港妈咪代购”,在该店搜索“猪鼻贴”后实时截屏,点击页面中第一行第一个商品进行购买、付款的相关页面截屏并复制至WORD文档中。2016年7月25日,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振学、曾海燕在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一横路11号07铺,现场见证快递单号为“550457637370”包裹的收货情况,并将该包裹运至该所进行保管;2016年7月27日,在上述两位律师的见证下,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杨永劲对于包裹内的产品、清单及包装进行拍照后,重新放回包裹内进行封存。然后在电脑上,点击打开360安全浏览器,在地址栏输“http:/××m/”并进入网页,点击“我的淘宝”内“已买到宝贝”,点击“确认收货”“订单详情”并进入相应的链接,实时截屏并复制至WORD文档中。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于2016年8月5日出具(2016)粤律见证字第2016-ZBZ-SWZ0050号《律师见证书》,对上述网上购买及收货封存过程的真实性予以见证,证明与见证书相粘连的电脑打印资料及相关照片均是在现场操作过程中实时截图打印及拍照所得,与当时的实际情况相符,且不违反法律、政策的规定及社会公共利益。

  见证书附件显示:名为“香港妈咪代购”淘宝网店搜索“猪鼻贴”显示产品为:“香港代购Holika猪鼻贴去黑头收缩毛孔三步曲男女吸黑头粉刺鼻头”,在产品的正面最上方显著部位显示有“Pig-nose”标识,并且该标识字体较大,背面显示非中文文字说明。页面显示的交易量为6,累计评论14,库存932件。同花顺公司购买2件上述产品,共付款30元。庭审中,经当庭查验公证封存物,封存实物包括2件鼻贴产品,产品的正面及背面显示内容与见证书附件网页打印件显示内容一致。吴婷确认该被控侵权猪鼻贴系其销售。经比对产品正面的“Pig-nose”标识与涉案第12033778号商标标识在视觉上基本一致。

  同花顺公司另提交了其销售的产品实物,其实物上有“Pig-nose”“猪鼻子”标识,并有“经销商: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等内容。同花顺公司主张本案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1万元、见证费2700元、购买费36元以及其他材料打印费,但未提交相应票据。

  吴婷为证明其产品有合法来源提交了裕采贸易行有限公司出具的《销售证明》。同花顺公司认为该证据缺乏相关公证认证手续,且系单方出具,对该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确认。

  以上事实,有同花顺公司提交的商标注册证、见证书、照片、网页资料、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交易记录、交易电子回单等证据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商标注册证》和政贤公司与同花顺公司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同花顺公司作为第12033778号“Pig-nose”注册商标的许可使用人,有权在中国大陆市场使用上述注册商标,并以其自身名义提起维权诉讼,该注册商标处于有效保护期内,同花顺公司享有的上述注册商标使用权依法应受法律保护。

  关于吴婷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是否侵犯同花顺公司享有的涉案注册商标使用权的问题。根据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见证书》及吴婷的自认,吴婷销售了被控侵权商品。被控侵权商品与第12033778号注册商标属于同类产品,被控侵权商品正面上方使用的“Pig-nose”标识,与第12033778号注册商标标识在视觉上基本相同,只有一个字母“g”字体存在细微差别,且该组合并非常见的英文词组,两者字体的差别不足以产生实质性差异,可以认定两者构成近似,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足以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吴婷不能证明其提交的《销售证明》的主体真实性,其不足以证明其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有合法来源,故一审法院认定吴婷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侵害了同花顺公司对第12033778号“Pig-nose”注册商标享有的使用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现同花顺公司要求吴婷停止销售侵权产品、销毁库存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吴婷辩称其网店已经停止经营,但未提供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鉴于同花顺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吴婷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或吴婷的实际获益,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声誉、侵权形式(淘宝网站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性质、库存数量、售价、侵权者的主观过错、期间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

  一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18年5月21日作出如下判决:一、吴婷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同花顺公司享有的第12033778号注册商标使用权的商品,并销毁库存商品;二、吴婷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同花顺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2000元;三、驳回同花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50元,由同花顺公司承担175元,由吴婷承担375元。(吴婷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一审法院交纳该费用)。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的依据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同花顺公司在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注册的第12033778号商标为“”,2017年8月28日被他人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该商标申请撤销,该商标现处于撤销宣告的审查状态,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至今未作出宣告无效的决定。

  再查明,同花顺公司在一审庭审时出示该公司销售产品的实物“2号睡眠霜”、“活肌恒润爽肤水”、“深层净肤洁面乳”,上述产品均使用了涉案商标,并标注经销商为同花顺公司,吴婷对于同花顺公司出具的上述产品无异议。

  本院认为,本案为侵害商标权纠纷。同花顺公司是第12033778号商标“”的商标许可使用人,该商标尚在有效期内,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根据吴婷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审理的焦点问题如下:一、被控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害涉案商标权;二、一审法院判决吴婷赔偿同花顺公司12000元是否恰当。

  一、关于被控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害涉案商标权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与政贤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准使用的商品相同,均系美容面敷、化妆品等,可以进行是否构成侵权的比对。涉案网店上标注被控侵权产品的链接为“香港代购Holika猪鼻贴去黑头收缩毛孔三步曲男女吸黑头粉刺鼻头”,但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上突出使用“Pig-nose”作为商品的装潢,经与“”商标比对,在视觉上基本相同,只有字母“g”存在细微差别,但该区别仅属于字体的区别,两者构成相似,容易使相关消费者误认为其与商标“”存在特定的联系,从而造成混淆,侵犯了涉案商标专用权。依据同花顺公司提交的证据以及吴婷在一审庭审中确认被控侵权产品为其所销售,一审法院认定吴婷销售了被控侵权产品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吴婷上诉主张市场上的产品在先使用“Pig-nose”标识,因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吴婷认为本案被控侵权产品来源合法的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吴婷在一审中提交了《销售证明》主张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该《销售证明》没有具体列明其所进货的商品名称、数量、价格等信息,亦无法提供供货单位的真实信息,无法证实被控侵权产品的具体来源单位。对此,一审法院认定其不足以证明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正确。吴婷主张其销售行为在主观上不存在过错问题,其作为网店的经营者,应对其所销售的商品的合法性具有审慎的注意义务,因此,其主观不具有过错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标识与涉案商标标识相似,构成侵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一审法院判决吴婷赔偿同花顺公司12000元是否恰当的问题。因吴婷侵犯了涉案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吴婷主张涉案商标并未实际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请求赔偿,被控侵权人以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未使用注册商标提出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提供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该注册商标的证据。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不能证明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过该注册商标,也不能证明因侵权行为受到其他损失的,被控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商标被许可人同花顺公司在一审中提供了相关证据,能够证明该公司在2015年9月1日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后使用涉案商标销售了“2号睡眠霜”、“活肌恒润爽肤水”、“深层净肤洁面乳”等产品,因此,吴婷关于涉案商标近三年未使用、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在同花顺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吴婷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或吴婷的实际获益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声誉、侵权形式(淘宝网站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性质、库存数量、售价、侵权者的主观过错、期间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吴婷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2000元符合法律规定,亦无不当。吴婷认为一审判决所确定的赔偿金额无依据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吴婷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吴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谭卫东

审判员  姚勇刚

审判员  彭 盎

二〇一八年九月五日

法官助理梁希灵

书记员夏梦婷

书记员宋思南


  • 本文标题: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 本文链接:http://www.fabanggz.com/hzal/106.html
  •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预约面谈

    *法律需求:

    *您的名字:

    *您的手机:

    添加律师微信
    公众号

    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38号广州律师大厦701

    272590764@qq.com

    18127876715

    Copyright © 2018-2019 庞秋月律师团队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9114163号

    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来源:庞秋月律师团队 作者:庞秋月律师团队 时间:2019-11-21 20:26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婷,女,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保刚,男,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系上诉人之配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郑汉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庞秋月,庞秋月律师事务所。

      上诉人吴婷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花顺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0106民初187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婷上诉请求:一、撤销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0106民初18783号民事判决;二、判令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同花顺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吴婷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无主观过错。被控侵权产品在外观上难以辨别其是否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顾客购买被控侵权产品是基于韩国品牌“Holika”的认知,而不是“Pig-nose”;吴婷因工作原因,涉案店铺已于2016年10月关闭。被控侵权产品于2016年从香港购入,具有合法来源。同花顺公司提供的商标证书显示涉案商标的注册日期是在2014年6月28日,而在该日期之前被控侵权产品已经在市场上销售,且在2015年中旬开始改为pig-clear。二、一审判决吴婷赔付同花顺公司12000元没有依据。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网上查询涉案商标Pig-nose的状态是“宣告撤销状态”,在国家工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查询网站未查询到同花顺公司对涉案商标相关产品的备案。同花顺公司既没有实际使用过涉案注册商标,亦没有证据证明同花顺公司因侵权受到其他损失,吴婷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同花顺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同花顺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称:广州政贤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贤公司)系第12033778号“Pig-nose”商标的注册人。2015年9月1日,政贤公司与同花顺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政贤公司准许同花顺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使用“Pig-nose”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自2015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1日止,同花顺公司有权单独以自己名义对中国大陆范围内的侵权人提起民事诉讼并收取相关赔偿款与和解款。2016年7月,同花顺公司发现吴婷经营的淘宝网店“香港妈咪代购”大量销售侵犯“Pig-nose”商标权的猪鼻贴侵权产品,同花顺公司委托证据保全代理人进行了律师见证购买。同花顺公司认为吴婷未经同花顺公司授权许可,擅自销售侵犯“Pig-nose”商标权的侵权产品,侵犯了同花顺公司的商标使用权益,给同花顺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现诉请至法院请求判令吴婷:1.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同花顺公司商标权的侵权产品;2.立即销毁库存侵权产品;3.赔偿同花顺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包括律师代理费、证据保全费等维权合理开支)。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第12033778号“Pig-nose”注册商标的注册人为政贤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洗面奶、美容面膜、化妆品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4年6月28日至2024年6月27日。

      2015年9月1日,政贤公司(甲方)与同花顺公司(乙方)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甲方准许乙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使用12033932、12033778商标,乙方有权自己或授权他人生产、销售包含“Pig-nose”“猪鼻子”文字的化妆品;许可使用的期限自2015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1日止,合同期满,如需延长使用时间,由甲乙双方另行续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商标维权特别约定:如果中国大陆市场存在侵犯甲方商标权的产品,甲方确认乙方有权全权处理商标维权工作;关于可能出现的商标维权,甲方确认:乙方有权单独以自己的名义对中国大陆范围内侵犯甲方商标权的厂家及商家提起行政查处程序、民事诉讼程序及获得民事侵权赔偿款及和解款等。2017年9月1日,政贤公司与同花顺公司再次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在原《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基础上,将许可使用期限延长至2018年9月1日。

      2016年1月4日,同花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郑汉锐到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就网页证据保全、网上购物、收货和封存过程的真实性申请律师见证以下证据保全行为:2016年7月23日,在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振学、曾海燕的见证下,同花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锋清通过该律师事务所的电脑登陆网××m,进入淘宝网店“香港妈咪代购”,在该店搜索“猪鼻贴”后实时截屏,点击页面中第一行第一个商品进行购买、付款的相关页面截屏并复制至WORD文档中。2016年7月25日,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振学、曾海燕在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一横路11号07铺,现场见证快递单号为“550457637370”包裹的收货情况,并将该包裹运至该所进行保管;2016年7月27日,在上述两位律师的见证下,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杨永劲对于包裹内的产品、清单及包装进行拍照后,重新放回包裹内进行封存。然后在电脑上,点击打开360安全浏览器,在地址栏输“http:/××m/”并进入网页,点击“我的淘宝”内“已买到宝贝”,点击“确认收货”“订单详情”并进入相应的链接,实时截屏并复制至WORD文档中。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于2016年8月5日出具(2016)粤律见证字第2016-ZBZ-SWZ0050号《律师见证书》,对上述网上购买及收货封存过程的真实性予以见证,证明与见证书相粘连的电脑打印资料及相关照片均是在现场操作过程中实时截图打印及拍照所得,与当时的实际情况相符,且不违反法律、政策的规定及社会公共利益。

      见证书附件显示:名为“香港妈咪代购”淘宝网店搜索“猪鼻贴”显示产品为:“香港代购Holika猪鼻贴去黑头收缩毛孔三步曲男女吸黑头粉刺鼻头”,在产品的正面最上方显著部位显示有“Pig-nose”标识,并且该标识字体较大,背面显示非中文文字说明。页面显示的交易量为6,累计评论14,库存932件。同花顺公司购买2件上述产品,共付款30元。庭审中,经当庭查验公证封存物,封存实物包括2件鼻贴产品,产品的正面及背面显示内容与见证书附件网页打印件显示内容一致。吴婷确认该被控侵权猪鼻贴系其销售。经比对产品正面的“Pig-nose”标识与涉案第12033778号商标标识在视觉上基本一致。

      同花顺公司另提交了其销售的产品实物,其实物上有“Pig-nose”“猪鼻子”标识,并有“经销商:广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等内容。同花顺公司主张本案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1万元、见证费2700元、购买费36元以及其他材料打印费,但未提交相应票据。

      吴婷为证明其产品有合法来源提交了裕采贸易行有限公司出具的《销售证明》。同花顺公司认为该证据缺乏相关公证认证手续,且系单方出具,对该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确认。

      以上事实,有同花顺公司提交的商标注册证、见证书、照片、网页资料、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交易记录、交易电子回单等证据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商标注册证》和政贤公司与同花顺公司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同花顺公司作为第12033778号“Pig-nose”注册商标的许可使用人,有权在中国大陆市场使用上述注册商标,并以其自身名义提起维权诉讼,该注册商标处于有效保护期内,同花顺公司享有的上述注册商标使用权依法应受法律保护。

      关于吴婷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是否侵犯同花顺公司享有的涉案注册商标使用权的问题。根据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见证书》及吴婷的自认,吴婷销售了被控侵权商品。被控侵权商品与第12033778号注册商标属于同类产品,被控侵权商品正面上方使用的“Pig-nose”标识,与第12033778号注册商标标识在视觉上基本相同,只有一个字母“g”字体存在细微差别,且该组合并非常见的英文词组,两者字体的差别不足以产生实质性差异,可以认定两者构成近似,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足以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吴婷不能证明其提交的《销售证明》的主体真实性,其不足以证明其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有合法来源,故一审法院认定吴婷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侵害了同花顺公司对第12033778号“Pig-nose”注册商标享有的使用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现同花顺公司要求吴婷停止销售侵权产品、销毁库存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吴婷辩称其网店已经停止经营,但未提供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鉴于同花顺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吴婷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或吴婷的实际获益,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声誉、侵权形式(淘宝网站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性质、库存数量、售价、侵权者的主观过错、期间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

      一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18年5月21日作出如下判决:一、吴婷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同花顺公司享有的第12033778号注册商标使用权的商品,并销毁库存商品;二、吴婷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同花顺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2000元;三、驳回同花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50元,由同花顺公司承担175元,由吴婷承担375元。(吴婷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一审法院交纳该费用)。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的依据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同花顺公司在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注册的第12033778号商标为“”,2017年8月28日被他人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该商标申请撤销,该商标现处于撤销宣告的审查状态,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至今未作出宣告无效的决定。

      再查明,同花顺公司在一审庭审时出示该公司销售产品的实物“2号睡眠霜”、“活肌恒润爽肤水”、“深层净肤洁面乳”,上述产品均使用了涉案商标,并标注经销商为同花顺公司,吴婷对于同花顺公司出具的上述产品无异议。

      本院认为,本案为侵害商标权纠纷。同花顺公司是第12033778号商标“”的商标许可使用人,该商标尚在有效期内,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根据吴婷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审理的焦点问题如下:一、被控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害涉案商标权;二、一审法院判决吴婷赔偿同花顺公司12000元是否恰当。

      一、关于被控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害涉案商标权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与政贤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准使用的商品相同,均系美容面敷、化妆品等,可以进行是否构成侵权的比对。涉案网店上标注被控侵权产品的链接为“香港代购Holika猪鼻贴去黑头收缩毛孔三步曲男女吸黑头粉刺鼻头”,但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上突出使用“Pig-nose”作为商品的装潢,经与“”商标比对,在视觉上基本相同,只有字母“g”存在细微差别,但该区别仅属于字体的区别,两者构成相似,容易使相关消费者误认为其与商标“”存在特定的联系,从而造成混淆,侵犯了涉案商标专用权。依据同花顺公司提交的证据以及吴婷在一审庭审中确认被控侵权产品为其所销售,一审法院认定吴婷销售了被控侵权产品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吴婷上诉主张市场上的产品在先使用“Pig-nose”标识,因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吴婷认为本案被控侵权产品来源合法的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吴婷在一审中提交了《销售证明》主张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该《销售证明》没有具体列明其所进货的商品名称、数量、价格等信息,亦无法提供供货单位的真实信息,无法证实被控侵权产品的具体来源单位。对此,一审法院认定其不足以证明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正确。吴婷主张其销售行为在主观上不存在过错问题,其作为网店的经营者,应对其所销售的商品的合法性具有审慎的注意义务,因此,其主观不具有过错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标识与涉案商标标识相似,构成侵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一审法院判决吴婷赔偿同花顺公司12000元是否恰当的问题。因吴婷侵犯了涉案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吴婷主张涉案商标并未实际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请求赔偿,被控侵权人以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未使用注册商标提出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提供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该注册商标的证据。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不能证明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过该注册商标,也不能证明因侵权行为受到其他损失的,被控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商标被许可人同花顺公司在一审中提供了相关证据,能够证明该公司在2015年9月1日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后使用涉案商标销售了“2号睡眠霜”、“活肌恒润爽肤水”、“深层净肤洁面乳”等产品,因此,吴婷关于涉案商标近三年未使用、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在同花顺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吴婷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或吴婷的实际获益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声誉、侵权形式(淘宝网站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性质、库存数量、售价、侵权者的主观过错、期间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吴婷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2000元符合法律规定,亦无不当。吴婷认为一审判决所确定的赔偿金额无依据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吴婷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吴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谭卫东

    审判员  姚勇刚

    审判员  彭 盎

    二〇一八年九月五日

    法官助理梁希灵

    书记员夏梦婷

    书记员宋思南


    预约面谈

    *法律需求:

    *您的名字:

    *您的手机:

    添加律师微信
    公众号

    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38号广州律师大厦701

    272590764@qq.com

    18127876715

    Copyright © 2018-2019 庞秋月律师团队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9114163号